您的位置:主页 > 天天逍遥论坛 >

这国剧巅峰你都敢翻拍?

时间:2022-07-31 18:47来源:未知 点击:

  2005年,《仙剑奇侠传一》(以下简称“仙剑”)在地方台首播,创收视狂潮,平均收视率达11.3%;三年后,上星卫视播出,超往常收视130%,两个月内于同一黄金时间段重播三次。

  在《仙剑》出现的前两年,好剧喷发,《大宅门》《马大帅》《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贫民张大嘴的幸福生活》......

  在此之前,奇幻剧,有;武侠剧,有;古装剧,有;偶像剧,有。唯独它率先糅合四者,开国产剧新类型。

  第一天,便卖出了1万份(当时一款游戏能卖出1万份就很不错),之后持续卖出100万份,据传,民间流出的盗版数量达到了惊人的2000万份。

  当时,电脑游戏杂志《大众软件》有一个榜单“我最喜欢的PC单机游戏TOP10”,《仙剑》制霸该榜单长达十年之久。无“姚仙”,则无《仙剑》。

  姚壮宪爱金庸,通历史,却是矿质专业出身,自学编程,跨行游戏界,年仅26岁,单枪匹马做《仙剑》。

  自己腼腆寡言,便让主角油嘴滑舌;自己是宅男程序员,便让主角逍遥四方,美女环绕。

  为保收视,李逍遥一角瞄准人气偶像周渝民、孙协志、谢霆锋与林志颖,备选名单里甚至出现了何炅......

  巧了,姚壮宪也在,一眼选中胡歌,举荐其为男主。有资方反对,制片人裘立新力保,并承诺“不卖座就自己贴钱”,才让胡歌上了这部剧。

  刘亦菲(饰赵灵儿)尚未成年,年龄最小的刘品言(饰阿奴),不满16周岁,安以轩(饰林月如)与彭于晏(饰唐钰小宝)也刚20岁出头。两岸三地,新老演员,共聚一戏。

  金马影帝谢君豪(饰酒剑仙),金马影后李丽珍(饰圣姑),金像奖最佳男配谭耀文(饰姜明),金像奖最佳女配郑佩佩(饰姥姥)。亦有TVB演员黄智贤(饰巫王)、李灿森(饰王小虎)......

  巨大压力下,才有了这部经典之作。仙侠起,不识情愁枉少年

  之后,便如这诗一样,李逍遥中了忘忧蛊,将灵儿忘得干净。灵儿与逍遥,纵情深似海能续前缘,却总差些时机。

  我阿奴要天天开心,一生一世都快乐,天天开心天天吃!十年之约已定,剧情急转直下,每个人奔向各自命运。

  他布一个世界,设一个局,造一个梦,让玩家梦游其中,再以最残忍的方式唤醒每一个人。

  年龄渐长,才明白姚仙是以“死亡”完成成长,是以“死亡”给出究极答案。月如之死。

  月如黯然:“那......我自己过去了”,说完便消失在黑暗中。我小时候第一次看,对月如恨得牙痒,总骂她“丑人多做怪”。

  当年认为林月如是小三,不给她用好装备,受伤了也不肯给她用药,一直很讨厌她…...

  直到她死在锁妖塔,看到她所有的装备都回到李逍遥身上,我现在还记得那种五雷轰顶般的震惊和难以置信,然后存档重新来过,给她最好的装备最好的药,但依然改变不了她惨死的结局。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开始明白人性的复杂。我开始意识到,原来一个人真的是会爱上两个人。李逍遥对赵灵儿的爱是爱,对林月如的爱也是爱。

  往后玩过那么多游戏,看过那么多有关爱情的电影电视剧,再也没有那样代入感强烈的刻骨铭心。

  纵使情意皆枉然,不负人间走一遭。三人之间,最心心相印者,其实是灵儿与月如。

  这份坦荡与宽容,是对月如爱意的理解与尊重。有人说灵儿“作”,明明相爱,却总将逍遥推走。

  盘古开天地,死后化三皇,伏羲创神,神农创兽,女娲造人。神农死,伏羲怒而要毁灭人,女娲带领人类坚决反抗,被贬下人间,补天而死。女娲一脉,一生只孕一女。

  逍遥哥哥从小就没有爹娘在身边,经常装疯卖傻,其实比谁都细心,他过的很苦。灵儿不想让他这么痛苦,灵儿要让他幸福。

  逍遥哄她:“到家之后,我跟罗刹鬼婆还有忆如一起叫醒你,睡吧”,她才安心闭上眼,香消玉殒。写予李逍遥的《逍遥叹》,初听不觉,再听才知其中滋味:

  一叹曾经拥有,终非长久;二叹三人之行,一人无名;三叹逍遥灵月,灵逝月黯。逍遥名逍遥,此生难逍遥。

  系在逍遥与月如身上的莫失莫忘铃,逍遥曾百般嫌弃,却在月如死后成了唯一遗物。

  他告诉幼年灵儿,不要让人进入仙灵岛,其中便包括十年后的自己。又告诉酒剑仙,不要传授给李逍遥武功。

  他想阻止悲剧的发生。偏偏因着十年前一面,灵儿爱上了逍遥,酒剑仙也非李逍遥不教。

  《仙剑》的编剧邓紫珊对“宿命”二字有着精准的解释:对世情那一份不能形容的唏嘘。

  最刚正不阿的阿七,甘心卧底拜月教,直到找出击溃拜月的方法。临死时,他说:“十年之约,就让我单独跟表妹(月如)度过吧。阿七......失陪了。”

  放得下的是他,放不下的也是他。拴在阿奴与唐钰小宝拇指上的一线牵,却因阿奴心智被控砍掉唐钰的双臂,再感受不到。

  两只鸟,一只有翼,一只无翼,之间却有一线相牵,同生共死。《仙剑》用“死亡”回答了一个问题,即剑圣追问的:

  当玩家进入桃源村时,会遇到一位仙人,若在仙人的考验中坚持7回合,就能让游戏中那些相爱的人不再分离,共度一生。圆梦之作。

  徐锦江问了拜月追问的那个问题:那告诉我,什么是爱?刘品言回的是:我们没死就是爱阿。2015年,《琅琊榜》播出,特意将书中的李逍改作李逍遥,由胡歌亲口说出,成了全剧最大的彩蛋之一。十年之约。

  胡歌发微博:“那个时候还搞不清楚演戏是怎么回事,那个时候的眼神,再也演不出来了。”我想,再没有人能演出灵儿与逍遥躲在柜子里的惊鸿一吻。

  两人眼中的水光,让多少人坠入仙剑奇缘,又成了多少人的初心。我想,再没有下一个麦振鸿,能为一部仙侠剧作十九首曲子。

  但其天真饱满的气质,梦影雾花的纠缠,壮烈悲切的情愫,依旧少有国剧能出其右。当为爱牺牲的主题变得陈旧又可疑,今日的舆论是否还容得下这样一部作品。

  “千里不辞苦,仗剑为红颜”的逍遥;“风雨落水面,为民断情缘”的灵儿;“比武动芳心,盼与君相依”的月如;“苗女鬼灵精,愿作一颗星”的阿奴;“有意结连理,断臂作翼鸟”的唐钰小宝;“情尽仍悲悯,再续未了缘”的阿七。《仙剑》十六年,“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