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天天逍遥论坛 >

台北昔日杀手《收刀入鞘》 赴北大攻读西哲博士

时间:2022-08-05 19:51来源:未知 点击:

  “我收了杀人的刀,但是我操起另外一把刀———对犯过错的孩子的手术刀……人手上沾了血和罪恶,是永远不能从心里洗干净的。我时刻记着,我做的一切,在救赎自己。”———《收刀入鞘》

  一个曾鱼肉乡里的恶少,长大后成为我国台湾地区最大黑帮“”的“护法”,制造了多起血案,在19岁到26岁间,台湾地区总共38座监狱中,他在其中的14座监狱待过。今年9月,这个人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攻读西方哲学博士学位,此前,他已经在美国拿到神学和教育学两个博士文凭,作为台湾地区一家神学院院长,他还被当地教育部门评为“杰出青年”。近日,他的一本新书《收刀入鞘》刚刚在大陆出版。昨日下午,拥有这样传奇经历的吕代豪在台北的办公室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电话专访,他说:“真正的英雄,不是好勇斗狠、恃强凌弱,而是宽厚磊落、关怀弱势。而悔改是人生的强力胶水,几乎什么都可以修补,最重要的是真心悔悟。”

  吕代豪1954年8月出生,他的父亲吕国英是湖北籍军人,早年毕业于黄埔军校,到台湾之后,吕国英长期驻扎金门等地,和儿子接触很少。对吕代豪影响最大的还是他的母亲,吕代豪的母亲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华人帮派———“洪门”的四大姐。读小学的吕代豪就和6个同学结拜兄弟,约定遇到打架闹事要“共进退”。而吕代豪母亲并不反对他和别人打架,甚至对他说:“打赢了才回家,打输了就不要回来。”

  到吕代豪读中学的时候,他已经组织了一个叫“虎威帮”的帮派,成员有三四十人,由他当老大,天天在学校里找人麻烦、打架闹事。用拳头制服所有看不顺眼的人已是他的做事原则,当时有个在池塘游泳的孩子因为瞪了他一眼,吕代豪就示意手下的人用弹簧枪射击这个孩子的喉咙。

  这样调皮的孩子学校自己不敢留了,当地的警察局也对这个小霸王头痛不已,吕代豪在1969年被父亲送进军校读预备学生班。1971年,在军校的一次斗殴中,他致人重伤,被军校开除后转入地方中学。18岁的吕代豪加入帮派争斗并成为“木栅政大凉亭大血案”的策划者,吕代豪当时拿起自己的武士刀,见人就砍。就这样,吕代豪离开学校过起来逃亡生活。

  吕代豪在1972年加入了台北“飞鹰帮”,不久又进入了臭名昭著的“”。他在帮内的职务是“护法”,惩罚帮内违背帮规的人。吕代豪不久接受了黑帮讨要赌债的工作,这给他带来滚滚财源。

  1973年,警方展开打击赌场行动,吕代豪被抓捕并被判刑一年两个月。这一年他19岁。吕代豪在监狱并没有捣乱,反而因为表现良好,被安排负责每天在监狱里送公文的轻松差事。但实际上他正在思考未来的道路,吕代豪觉得,从监狱出去后,他应该当国际杀手。要当国际杀手,肯定要会多种语言,于是他就开始学习英语和日语。

  1974年7月,吕代豪出狱。可还没到两个月就因和黑社会老板纠纷而被告发再次入狱,在转移了几个监狱之后,吕代豪被押送到绿岛监狱,在这所关押重要犯人的监狱,吕代豪居然在1976年7月成功策划了一次越狱行动。在台北警方30万台币的悬赏之下,吕代豪依然过着一掷千金的奢华生活,直到1977年3月被再次被抓获。

  在看守所里,吕代豪收到一大叠来信,写信的是一个名叫陈筱玲的女大学生,陈筱玲的哥哥陈一鸣是吕代豪的高中同学,曾经得到过吕代豪的帮助,陈筱玲因此想通过信件劝他弃恶从善。第一封信写于1975年12月,在监狱非常无聊的吕代豪立即回信,表明自己悔过的想法,而实际上,吕代豪和她通信只不过是为了打发时间,另外对方女大学生的身份也满足来他的虚荣心。没想到,在吕代豪越狱之后,陈筱玲还一直按期给他写信,一有了他的确切下落,就立刻将这些信件全部投递给了他。

  吕代豪这种态度在女大学生寄来第251封来信后发生了转变,有一天吕代豪的狱友、一个帮派的老大林明雄在和他聊天后毫无预兆地死去,一直打打杀杀的吕代豪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无常,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陈筱玲给他寄来第251封信,她告诉吕代豪:“千般易学,一窍难通,你现在是身体的坐牢,而且心灵也在坐牢。可是你现在身体坐牢是暂时不会变的,可是你心灵的坐牢需要改变,爱可以带你改变。”

  在监狱中,吕代豪终于决定洗心革面,并在1979年11月带着陈筱琳的500余封来信出狱。吕代豪却认为,要彻底改过自新,就不能不面对昔日的乡亲,打消了街坊四邻的疑虑,他本人才能真正克服心理的障碍。回忆起当初的变化,吕代豪却说这转变来得并不容易,当初陈筱玲写信并非她爱上吕代豪,她只想借此改变一个人,没想到几年的信件来往,两人情愫暗生,而这份感情却自然面对颇多压力,吕代豪虽然懂得英语和日语,但找工作时因为过去的经历屡屡碰壁,陈筱玲的父亲对他也没有好感,并称:“吕代豪会改,天下狗都会自己穿衣服了。”就在这时,以前帮派的头脑也来找他,邀他重操旧业,“”老大陈启礼有一次亲自出马劝他,而吕代豪则把他带到一所他经常去忏悔的神学院,回来后陈启礼对帮派的人说:“别去找他了,他要当洋神仙了。”

  吕代豪的表现最后也获得了陈筱玲父亲的认可,1982年1月16日,在近千人的目光中,这个曾经的冷血杀手挽着陈筱玲的手,走上了婚礼殿堂。

  帮派的人不找吕代豪了,可吕代豪却反过来主动去找那些在监狱待过的犯人了。吕代豪在1990年到美国读书,获得教育学和神学博士学位,然后回到台湾地区继续从事转化犯人的工作,这样的行为也获得热心慈善的人们帮助,如今他已是一家慈善基金会的负责人了,并担任一所神学院的院长职务。在他的带动下,迄今已有3000多个囚犯有了转变,这些人中,有的是黑社会头目,有的是社会混混,有的是堕落女子。在做犯人转化工作后,吕代豪根据自己的经历写了《审判台前》这样的书,后来他又把书改名为《收刀入鞘》,“我收了杀人的刀,但是我操起另外一把刀———对犯过错的孩子的手术刀……人手上沾了血和罪恶,是永远不能从心里洗干净的。我时刻记着,我做的一切,在救赎自己。”

  吕代豪的救赎行动获得了当地社会的认可,当地有关部门还给他颁发杰出青年奖章。吕代豪说:“还是当好人好,我当年认识了好多黑道大哥,这些人后来没有转变的,最后的结局要么被枪杀、刀砍,要么得重病,结局都不好。”如今的吕代豪拥有一个让人羡慕的家庭,他的两个女儿吕永馨、吕永洁如今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心理学。

  现在,吕代豪又向着第三个博士学位发起冲击,他说:“我其实在2000年起,就利用寒暑假在北京大学读书了,我这次修的是西方哲学,因为我以前没有读过这方面的东西,所以我是从头读起,我在 2003年通过了全国研究生入学考试,西方哲学、中国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科学哲学和伦理哲学等专业科目均获通过。在拿到硕士学位后,我又考了博士,今年9月开始读博士的。”吕代豪的导师是北大哲学系主任赵敦华教授,“我的导师是亚洲西方哲学研究最厉害的人,我也因此得以略窥哲学殿堂之奥秘。”

  据吕代豪透露,《收刀入鞘》明年五月将在澳大利亚推出英文版,而据推出《收刀入鞘》中文简体版的北京共和联动公司和远方出版社透露,由于这样的书以前在内地还没有过,这次他们也比较谨慎,首印只推出3万册,“不过从目前来看,发行效果还不错。让我们想不到的是,现在还有一些影视公司找到我们,希望通过我们联系吕代豪,把他的故事改编成电视剧。”

  在从事犯人转化工作后,吕代豪也对目前影视剧中不断的暴力场面感到担心,“现在的青年好像觉得打打杀杀很过瘾,有当英雄的感觉。但真正的英雄,不是好勇斗狠、恃强凌弱,而是宽厚磊落、关怀弱势。回想起来,我青少年时期的个人英雄主义观念真是大错特错!真正“酷”的人,总能抓住时机做该做的事,并要尽力远离色情、暴力、毒品、飙车……”就在不久前,吕代豪就遇到加入帮派的少年,法官让他们到吕代豪的学院待一段时间以观后效,法官说:“他是你们帮派以前的老大,你们去看看他是怎么做的。”这几个少年对吕代豪并不感冒,“伯伯,我看你是没法在帮派混才这样的吧。”吕代豪微微一笑,“好呀,那你来打我两拳,看能不能打到。”为首的少年于是对他出拳,结果几拳都打不到吕代豪身上,轮到吕代豪出拳时,只两拳就把对方打翻在地,这次经历之后,几个少年对他终于服帖了。吕代豪对此也很无奈,“我当然一直练拳,但主要为了锻炼身体,没想到有些时候还能帮助工作。” 据他透露,现在他已经开始准备出第二本书,“上一本书对我转变方面写得太少,其实转变是最难的,这次我会详细谈及此方面的事情。另外我也计划把对子女的教育也写到书里面去。(记者 蒋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