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氏“后遗症”债券之王格罗斯唱空美国银行业

时间:2021-12-15 09:29来源:未知 点击:

  投资者并不喜欢欧洲银行,因为它们持有太多足以致命的欧债敞口了。至于美国情况怎么样?这一直很难看清。因为往往有人会这么说,美国银行业对欧债敞口不大,不需要担心。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炮轰美国银行业的是号称“债券之王”的比尔·格罗斯。他是PIMCO的首席投资官,管理资产超过2000亿美元。此次,他将大炮直接瞄准了美国银行业。这让人恐惧。

  事实上,我们也有理由恐惧。就在周二,美国银行股才遭遇全线猎杀。花旗和大摩均重挫近8%、高盛跌5.5%、美国银行则狂泻6.3%。当然,希腊公投是拖累欧美银行股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曼氏破产带来的后遗症仍不可忽视。

  据外电报道,格罗斯在旧金山嘉信理财(CharlesSchwab)举行的会议上称,美国银行业需要进一步增资。就银行业改革来说,投资银行和零售银行分离的体系是可取的。但是,将上述两项业务混合在一起会造成巨大的问题,曼氏全球倒闭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

  格罗斯进一步抨击道,华尔街似乎已经失去了方向。美国银行业需要减少杠杆,因为投资银行并没发挥合理配置资本的作用,而只顾杠杆化来提高资本回报率。

  美国银行业的资本金到底如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资料发现,截至二季度末,美国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高盛三季度末的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3.8%,摩根大通同期一级普通股资本充足率为9.9%。单纯从数据上看,部分美国银行确实好于欧洲同业。

  但我们忽视了一个问题。美国银行业到底在欧洲持有多少敞口?同时,这些敞口又包含多少杠杆?从目前情况看,情况并不是很乐观。根据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处(CRS)资料,美银行业对“欧猪五国”意大利、爱尔兰、葡萄牙、希腊和西班牙的直接敞口巨大,差不多接近行业总资产的5%。另外,在今年上半年,美国银行业还将上述敞口增加了20%。

  更糟糕的是,美国的一些银行和欧洲竞争对手之间还存在对手风险。据CRS一份报告显示,由于美银行业对德国和希腊债务敞口超过1.2万亿美元,对欧猪五国敞口为6410亿美元,一旦欧洲一些大型银行崩溃,将在美国造成类似的效果。

  需要注意的是,敞口不会直接毁灭美银行,只要它们买入保险产品信用违约互换(CDS)。但令人担心的是,在今年上半年,这些银行却加速卖出对欧猪五国的信用保险。这意味着,如果对手风险触发,银行根本没有任何保护措施。资料显示,摩根大通、大摩、高盛、美银和花旗对欧猪五国的净敞口为450亿美元。

  长江证券宏观研究员吴邦栋向《每日经济新闻》表示,格罗斯的担忧是有道理的。美国银行目前详细披露持有欧债的情况还是比较少,这令投资者仍有一些看不清楚。如果欧债局势继续恶化,那么美国银行业的风险很可能会通过市场认知爆发出来,犹如格罗斯的表态。值得一提的是,QE1的主要救助目标是房地产债券,QE2是消除通缩。如果线,那么很可能和银行对欧债敞口有关。比如美联储直接购买那些在美银行业的问题欧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