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器其实很美」-五位值得认识的陶艺家与品牌

时间:2022-05-25 17:59来源:未知 点击:

  有着悠久历史的“陶”,最早可追溯至石器时代,当时仅用于民生器皿,随着技术与器具的演进,遂发展成艺术美学,许多大型装置作品,也都反映着陶独有的线条美与质地。

  曾有人说,做陶是一场与自己的对话,用手的温度与力道去塑型,慢慢沉淀心里的杂讯,等待作品完成了,那些烦恼就自然地飘散而去;也有人说,做陶是与别人产生连结的载体,用捏塑出来的形状表达心中意志,也因此,存于陶中的奥义,得亲眼见到、亲手触碰才能深刻了解。

  此回我们暂且不谈陶的历史,而是回归陶的初衷:日常器皿,为大家介绍五位自己喜爱、也想分享给大家的陶作家,在他们的作品中,找到器皿为生活带来的宁静片刻。

  去年春天,在 Cut&paste select shop 选物的文章中,看见制陶方式的展览消息,有着深浅色调的花盘、如逐格动画飞舞般的燕子陶杯,这些美丽的器皿,都出自小方之手。制陶历程即将迈入第九年的小方与我们分享,最初会接触到陶,是在大学毕业制作时曾到老师的工作室实习,退伍后也曾尝试不同工作,一心想做陶的他,最终又回归创作,向陶艺家拜师学艺、从头开始学习起。

  从小方分享的作品中,发现多与品牌合作为主,他带着这些器皿穿梭于日常中的各种情境,让这些器皿承装不同的食物、存放于不同的人家里,都能营造出美丽风景,“能从事这份工作很幸运。”当电脑另一头的小方打着这句话的同时,也让我想着,使用这些器皿的当下,能够感受他一心一意创作的人们,更是幸运吧。

  去年与霜空珈琲合作的系列,外形简约素雅,是小方作品中比较少见的容量设定,150ml 的杯子与豆皿的组合,豆皿有线刻和八角两种款式。很适合在家里搭配点心、喝喝茶与咖啡(或是烈酒),享用舒心温暖的时刻。

  拥有美国电影硕士学位的信志,不仅是广告 MV 导演,还是位陶艺创作家,在这样的经历与身份加乘下,总能从他的作品挖掘出深厚的能量与情绪。好奇问起接触陶的契机,信志回想起某次欣赏英国陶艺家 Lucie Rie 的作品,结合了东西方的特色,也兼具现代与远古的特质,看着作品的优美线条与釉色,激起了他学陶的念头,从习陶到创作的旅程,也已让他走了 7、8 年之久。

  “制陶的过程非常漫长,而且失败率很高,但它教会你静心与专注与不要有太多得失心,享受当下;其二,经由作品遇到非常多频率相近与有理念才华的朋友与客人,因而也学习茶道和其他进修,开启了我在生活上和美学上很多正面的发展。”在一来一往的书信过程中,信志写下了这段话,正如他所说,也许创作的过程有甜美也有苦涩,但在这趟心灵沉淀的过程,终将带来意想不到的启发与相遇。

  一般高台都是一体的,功能与收纳都很局限,于是信志将其做成两件式。分离时,底座可以当花器,上部就是个盘子,除了高台功能外,两者也可搭配堆叠、当装置来摆设。

  是今年调整的新造型,有着开阔的宽杯缘,就口、手握都很有安全感。信志对釉色与造型也很满意,是个每天使用起来都会很开心的杯子。

  是一款可在瓦斯炉或炉上直火料理的土锅。运用陶锅缓缓升温的特点,让米饭吃起来特别Q甜。

  犹记第一次看见怡方的作品,是在台北的茶道美学空间-三径就荒,她将细腻的意志延伸至茶道具上,引领观者挖掘日常中不一样的风景,在那之后,便经常透过社群网络关注她的作品动态,藉由她写下的文字,仿佛就在旁边看着她做陶一样,宁静又舍不得移开目光。

  怡方与我们分享,在大学毕业后,她曾在产品公司担任工业设计师,在电脑建模设计 3C 产品的过程中,必须考量模型厂及客户端不同层面的意见,是一份理性且充满限制的工作,下班后,她则每周去一趟陶艺教室,享受纯粹用手、自由捏塑的时间,而后在陶艺家工作室学习时发现,原来制作生活陶器可以是一项职业的选择,为了更接近心目中喜欢的艺术家与生活,到了日本多摩美术大学进修。

  在研修过程中,逐渐放下对机能性的追求,将专注力放在材质的实验中,“我曾经着迷于大量生产的工业设计,但现在更喜欢用双手、一件一件产出东西的人。”怡方与我们分享着,现在已有七年制陶经验,不变的是,做陶可以很治愈,也可以像是难熬的修行,因为必须精准地控制材料、时间及烧制程序,却也要宽心接受各种变数产生的不完美,她在这个过程中学习放下执念,藉由捏陶来调和内心,并且慎重地将一把泥土烧成一块珍爱且永恒的石头。

  用手捏绕土条的方式成形,慢慢从底端开始往上成长,造型象徵女人的身体或植物的果实,最后以脐带之口收尾,像是生命与世界的连结。“土条背着地心引力向上,要对湿度有十足的掌握,一笔一画刻着数字,用力气刻下这一秒、下一秒,在恰当湿度的期间完成刻字。”作品的作法是绕土条由下往上,刻字也是由下往上,这个堆积的过程对怡方来说很重要,也是具有时间性、痛着手修行的纪录。

  以独有的色感调制泥浆,全手工制作多彩独特的茶器及花器,将雕塑作品的质感应用于生活器皿中。每件作品皆经过三次烧制、手绘金色釉上彩,部分金彩中藏有数字、文字等符号,可能是网络上留言的情话,可能是怡方喜欢诗集中的句子,或者最常听的几首歌词,让每件器皿多了不可复制的元素。

  郁婷很早就开始学陶了,在花莲读书时接触过不少媒材,像是玻璃、编织、陶艺⋯⋯等,在摸过一轮后,对她来说,最喜欢还是陶,陶在她的眼中,有着自由又质朴的特性,让人深深著迷。

  她笑言本来生活没有特别目标,却因为陶而开启了完全不同的人生。大学时期开始制作各种生活器皿,那时多以食器为主。因为想要与陶结合,而后她又学习了甜点,糕点师也成为她现在的职业之一。前些日子郁婷想制作咖啡器具,便开始学咖啡冲煮。更近的最近,她开始研究茶道具,所以目前正学茶。

  陶艺创作之于她来说,像是生活中的探寻,开启不断想一直学习进修的动机。她也期望透过自己的作品,让人可以有意识地在享受这些平凡的时刻。适时慢下脚步感受周遭事物,体会人与人、人与器,那单纯的交流。

  2020 年初创作。郁婷有感于 2019 年的反思中,以及 2020 年初开始爆发的新冠肺炎。她认为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前,还未意识到人与人之间的关联那么紧密。“只要我们是生活于这片土地上的一份子,就无一幸免,需要共同面对。”我们都看似是在海面上漂浮的浮冰,但在水面下很有可能是相连在一起的,所以她在大小浮冰符码间都留了向外连结的线条,期望能串连彼此之间的关联。

  在去年,郁婷和朋友去了一趟袅无人烟的澎湖,岛上无水无电无网路。她描述,炎热的午后只能躲在屋檐下睡午觉、傍晚到海边看能不能打捞到一些海产、回到住所后用从井口打捞来的水冲去身上盐分,再爬上屋顶等待夕阳。非常琐碎又无所事事,但却是第一次感觉到夕阳落下的时分是那样缓慢而温柔。太阳完整落下后,海面还留着如丝绸般绵延的余光,有点禅意,也让心回归到最自然平静的状态。于是创作出这组〈夕阳〉。

  雅雯从小生长在务农家庭,农忙时也会帮忙一点农作,她说与其说是帮忙,更像是在田间嬉戏。也许是这个缘故,让她自然对于“泥土”有份亲切的情感投射。还记得高中时第一次上陶艺课时,她感觉就像回到小时候玩耍的情境,单纯而快乐。

  后来雅雯开始玩土,最初念头并没有特别想要创作,只是单纯地制作自己想用的茶具,像是茶壼、茶杯。直到发现陶可以是她用来分享事物与感受的媒介,渐渐地便成了她与世界连结的方式。陶就像一位默默陪在身旁的朋友,也是种能够赏玩的治愈依靠。

  雅雯的工作室与住家皆在宜兰,而冬季的宜兰阴雨不断,让她总是期待一个和煦暖阳,能和久违的朋友一起到附近的河边,用小小的壶和小小的杯喝茶。

  雅雯喜欢做烛台,因为她喜欢收集各式各样的蜡烛,喝茶时也爱茶桌上放着闪烁烛光,甚至有时候做陶前也会点一下,看着烛火,心情自然而然暖了起来。

  看了这几位陶作家的作品,相信大家对在地陶艺有不同的了解,也希望能够藉这篇文章,引起大家对本土工艺更多的注目与了解。更多工艺品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收藏或装饰,更是可以融入每个人家中的应用品。